中国是怎么把U2打下来的

机电学院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9-09-08

  1962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共击落空军U-2型高空侦察机5架.

  U-2侦察机从1955年开始服役。1960年,一架U-2在原苏联境内被击落,飞行员侥幸逃生后被原苏联抓住并被判入狱。这起事件导致美国和原苏联关系一度紧张。

  U2高空侦察机绰号“黑寡妇”,可在70,000英尺(21,000米)的高空飞行、照相、使用雷达侦察及截听通讯。它是一种单座单发长航时高空战略侦察机,1955年试飞,1956年开始装备部队,主要类别A、B、C、D、R、S型。目前,美国空军装备的为R、S型。乘员1人,装备J75-P-13B涡喷式发动机,1X7714公斤推力。翼展31.39米,机长19.13,机高4.88米,最大时速692公里,巡航速度692公里/小时。爬升率25.5米/秒,实用升限21000米,最大起飞重量18597公斤,作战半径2800公里,最大航程8000公里。继航时间:12小时。能够携带各类传感器和照相设备,对侦察区域实施连续不断的高空全天候区域监视

  1959年10月7日的折机损兵,使空军老实了两年多。直到1962年11月才改用U-2飞机又恢复侦察活动。

  U-2型飞机是美国情报机关使用的高空侦察机,适宜于2万多米的高空飞行,最大时速1000公里,巡航时速800公里,最大航径7000公里,续航时间长达8.9小时,航空照相可摄取大面积地幅的目标,装有先进的电子侦察设备。1960年,空军接收U-2飞机后即把赌注押在U-2上。挑选飞行技术好,飞行时间在2000小时以上,具有空中侦察经验的人员担任飞行员,经过1年多时间的训练和准备,于1962年1月23日开始进入大陆侦察。该飞机的行动,受美国情报机构控制。1962年,空军配合台湾当局所谓“”的喧嚣,加紧对大陆的侦察活动。仅6个月就出动U-2飞机11架次,活动范围遍及大陆新疆、西藏之外的广大地区。但是不再来北京,怎么办?960万平方公里2万米以上的领空,只有3个营的地空导弹兵力把守,而每个营的拦截面积只有20~30公里。而U-2可以满天飞。

  对付U-2,歼击机更是力不从心,鞭长莫及,重任便又落到了地空导弹部队肩上。为贯彻罗瑞卿提出的海底捞针的指示,为积极寻找战机,空军领导机关做出了新颖大胆的决策:将固守北京的地空导弹营拉出去机动设伏。经批准,使用保卫要地的几个地空导弹营,在U-2飞机活动的航路上实行机动伏击。

  1962年6月2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挥戈南下,踏上了转战神州大地的艰难征程,拉开了导弹部队打“游击”的序幕。该营首先转到湖南长沙设伏,将近两个月未遇战机。于8月17日,该营从长沙转到南昌设伏。为出敌不意,该营打破教令的规定,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的地方,而是选在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树丛中,阵地面积减小了1/2。

  1962年9月9日,星期日。6时许,1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7时22分,飞越平潭岛,以2万米的高度进入大陆上空。8时24分,经九江左转,直飞南昌。8时32分,当它进入第二营火力范围时,岳振华抓住战机,沉着指挥,顷刻间3枚导弹腾空而起,当即将其击落,坠于南昌东南15公里罗家集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陈怀身中弹片,经抢救无效丧生。南昌之战震惊中外,当天,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高兴地说:“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入侵苏境,他们只提警告,不敢开火,我们硬是把它打掉了。9月15日,首都各界1万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击落U-2飞机的胜利。9月21日,、、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在中南海听取了岳振华关于击落U-2飞机的汇报。主席握住岳振华的手连声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该营荣立集体一等功。

  U-2高空侦察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落,当时成为世界舆论的热门话题。西方和港台舆论对大陆打下U-2感到震惊,同时他们都有个难解之谜,纷纷猜测。合众国际社记者盖尔11日从台北报道:军事情报专家们绞尽脑汁,企图弄清楚这架失踪的飞机究竟是由于机件发生故障呢?还是驾驶员叛变,或高射炮的兵力,抑或是从苏联借来的火箭袭击?这仍然是个“谜”。香港《新生晚报》干脆宣称中共击落U-2是吹牛:中共的公报显然带有吹嘘的性质,新华社强调这架U-2飞机被中共“空军部队”击落,事实上,即使苏联也无法用战斗机至60000英尺以上的高空拦截这种间谍飞机,更何况中共?台湾的一些专家则认为:是俄国人操纵的地空导弹击落的。合众国际社台北11日电: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郑学稼教授说,情报消息表明,俄国在撤退大部分军事顾问以后,今天在中国大陆仍然驻有许多战斗单位。除非这架高空侦察机的引擎发生故障而下降到常规高射炮射程以内,否则,它一定是被俄国人操纵的对空导弹击落的。巴黎《战斗报》13日报道:中国空军对“不速之客”的有效干涉,证明北京目前是拥有高度准确的最新式高空或地空火箭的。它的出现和使用虽不说全面改变了远东力量的平衡,但是改变了那里的战略条件。

  空军U-2飞机的窜扰活动虽然遭到打击,但它通过电子侦察,也摸到了地空导弹制导系统的工作频率,于是在U-2飞机上加装了电子预警系统,用以向飞行员发出地空导弹威胁的报警信号,使飞行员操纵飞机机动逃脱。1963年3月至9月,U-2飞机深入鼎新、兰州、西安等地侦察时,3次临近地空导弹营设伏地点,均因其使用预警系统,及时改变了飞行航向避开了火力范围。其中9月25日,1架U-2飞机侦察西安地区,导弹部队先后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飞机发现而改变航向规避,未获战果。因此,能否有效地对付U-2飞机的预警系统,已成为再次击落U-2飞机的关键。

  分析几次战斗失利的教训,发现U-2飞机通常是在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开天线秒后才开始机动。这说明,U-2飞机上的预警系统,虽然可以接收到地空导弹导雷达的信号,但从接收到信号至开始实施机动一般要有20秒钟的时间,要击落它,就要在这20秒钟上做文章。针对这一情况,地空导弹部队采取两个办法:一是压缩开制导雷达天线的距离,即由规定的距目标75公里开天线公里开天线;二是快速完成射击操作动作,即将原来开天线个在开天线个动作力争在开天线后几秒钟完成,保证开天线后迅速抓住目标,立即发射导弹,使U-2飞机来不及机动逃脱。

  9月25日战斗以后,又经精心计算,将开天线公里以内。实行这两个办法,对指挥员的作战指挥和部队操纵兵器的技术动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各营进行了几个月的艰苦训练,逐步掌握了这种作战方法,这种近距离开制导雷达天线,快速进行战斗操作的作战方法,空军部队称之为“近快战法”。

  从1963年1月至9月,U-2飞机17次进入大陆的情况分析,其中有6次经过浙江、江西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据此,空军决定将地空导弹部队调至这一带机动作战。同时,副主席指示:“将4个营统一部署,组成大面积有机结合的火网。”于是,把3个地空导弹营从西安和北京机动到上述地区作战,由南京军区空军和第3训练基地组成集群指挥部,实施统一指挥。各营经过紧张行军,于10月29日先后进入阵地,构成从弋阳到衢州160公里的拦截正面。

  为了组织这次作战行动,空军副司令员成钧于10月29日随部队一起到达设伏地点。他在检查各营战斗准备时,发现有上述工作尚未就绪,即于11月1日主持召开各营营长、政委会议,进一步明确作战指导思想,督促落实“近快战法”。会议开始不久接到报告:台湾出动1架U-2飞机,7时43分从温州进入大陆,随后沿衢州以东地空导弹部队的外侧,向西北方向飞行。当时分析,这架U-2飞机很可能是到西北地区侦察的,回航时还可能经过设伏地区。为不暴露部署,成钧决定各营兵器作好伪装,抓紧准备,歼灭回航敌机。

  11时15分,该机从甘肃鼎新折返,果然由原航线分,各营的目标指示雷达在200公里距离发现目标,高度2.05万米,时速750公里,14时11分过九江后,飞向地空导弹第二营阵地。集群指挥员下达命令:“二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伴动和射击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公里时,为了隐蔽雷达频率,该营先使用炮瞄雷达向制导雷达指示目标。距离60公里时,接通导弹发射架同步。但当敌机距阵地39公里,正要测定射击目标,制导雷达即将开天线时,炮瞄雷达突然丢失目标。在这紧急关头,营长岳振华当即命令改用目标指示雷达,指示目标和测定射击诸元。距离35公里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飞机被击中剧烈爆炸,残骸溅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叶常棣曾两度获空军“克难英雄”称号,这是第三次驾驶U-2飞机进入大陆侦察,当记者问他被击落的情景时,他说:“当我飞到上饶附近时已经看到海岸,心想已完成任务,正准备出海降低高度下滑着陆,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自己被甩出飞机,失去知觉,醒来后才拉降落伞,估计在空中飘了两三分钟,落到了地面……”

  这次战斗是地空导弹部队第二次击落U-2飞机。胜利的喜讯立即传到了北京,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代表中共中央向作战部队表示祝贺,并致以慰问。元帅指示:这次作战,做到了战术和技术的密切结合,要好好总结经验。

  地空导弹第二营营长岳振华,原系高射炮兵团长,担任营长5年来,领导全营指战员苦练技术,钻研战术,作战指挥机智果断,勇于负责,连续击落空军高空侦察机3架,表现出良好的政治、军事素质和指挥艺术。1963年12月26日国防部授予岳振华“空军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1964年6月6日国防部授予第二营以“英雄营”的荣誉称号。

  1964年7月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在福建漳州地区设伏,又运用“近快战法”,击落了第三架U-2飞机。当天上午。台湾出动2架U-2飞机进入大陆,分别在上海、广州侦察后向漳州飞来,一度出海又重新入陆。当2架U-2架接近漳州100多里时,另1架RF-101飞机又从低空进入汕头侦察。当时二营只有4个发射架、4发导弹,仅能对付其中的1架敌机。岳振华(此时已任副师长)沉着指挥,果断地决定打从南面进入的1架U-2飞机。在距离目标32.5公里时,指挥部队突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秒钟内完成导弹发射前的操纵动作,接连发射导弹3发,这架U-2飞机猝不及防,中弹坠毁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驾驶这架飞机的是空军号称“头号王牌”的少校飞行员李南屏,他曾12次驾U-2飞机侦察大陆而安然逃脱,这次出来终于随机毙命。

  地空导弹第二营四战四捷,战功卓著。主席在空军战斗报告上批示:“很好,向同志们致祝贺!”他对周恩来总理说:“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7月23日,、周恩来、朱德、彭真、等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二营全体指战员。

  由于连续遭到打击,空军在U-2飞机上又加装了回答式干扰系统,同时还加装了红外线照相设备,开始夜间出动,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在西部地区爆炸成功以后,台湾当局急于获取情报,两个月内出动U-2飞机11架次进大陆侦察,其中侦察兰州、包头地区6架次,1964年11月26日清晨2时37分,1架U-2飞机从福建连江进入大陆,5时10分经过第二营在兰州设伏的火力范围,该营战斗准备、兵器操作和各项保障工作良好,但由于U-2飞机施放欺骗回答式干扰,发射的3发导弹,没有命中目标。罗瑞卿总参谋长指示:“要鼓气,不要泄气,不要气馁。认真找出没有打好的原因,接受教训。”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当日赶到现场,同参加机动设伏的各营领导干部一起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经过研究,决定在制导雷达上架装新研制的反干扰设备,以对付U-2飞机上的回答干扰波形,找出了回答式干扰信号的特点,而且研究出在干扰情况下选择真实目标信号的措施。同时针对夜间作战的特点,组织夜间战斗合练,熟练地掌握了夜间操纵兵器的技术和反干扰作战方法。

  1965年1月10日,空军出动1架U-2飞机,于19时56分由山东海阳入陆,高度2万米,时速750公里,经黄骅、大同,飞向包头。隐蔽设伏在包头市东南萨拉齐的地空导弹第一营在营长汪林的指挥下,正确使用“近快战法”,连发3发导弹,使U-2飞机上的预警装置和干扰系统未来得及使用,即被击落。该机驾驶员空军少校飞行员张立义跳伞被俘。这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第一次夜间击落飞机。该营荣获国防部记一等功的奖励。

  1965年中国自制地空导弹兵器已装备部队。随着部队的增多,不仅重要保卫目标有地空导弹部队设防,机动设伏的部队也相应增加。1967年9月8日上午,空军出动的1架U-2飞机,进入浙江嘉兴地区侦察,飞行高度2万米。设伏在该地的地空导弹第十四营,首次使用国产红旗2号地空导弹兵器,有效地反掉了干扰,又击落U-2飞机1架。

  从1959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的RB-57D、U-2高空侦察机共进入大陆侦察129架次,被击落6架。其中U-2飞机进入大陆110架次,被击落5架,生俘飞行员2名。从1968年起,空军被迫停止派遣U-2高空侦察机进入大陆纵深活动。

  当时有美国问陈毅将军,我们是用什么把飞机打下来的。陈老总幽默地回答:“是用竹竿捅下来的。”

  全球被击落的美国U2高空侦察机共7架中国击落下5架,其余一架在苏联境内被击落,一架在古巴导弹危机时在古巴被苏联人击落。

  1962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共击落空军U-2型高空侦察机5架,这是在北京军事博物馆展出的其中4架U-2型飞机残骸。

  CCTV10去年披露说U2机上有个莫斯管,而我们国家正在研究这个东西,来的非常及时。

  展开全部U-2型飞机是美国情报机关使用的高空侦察机,适宜于2万多米的高空飞行,最大时速1000公里,巡航时速800公里,最大航径7000公里,续航时间长达8.9小时,航空照相可摄取大面积地幅的目标,装有先进的电子侦察设备。1960年,空军接收U-2飞机后即把赌注押在U-2上。挑选飞行技术好,飞行时间在960万平方公里2万米以上的领空,只有3个营的地空导弹兵力把守,而每个营的拦截面积只有20~30公里。而U-2可以满天飞。

  对付U-2,歼击机更是力不从心,鞭长莫及,重任便又落到了地空导弹部队肩上。为贯彻罗瑞卿提出的海底捞针的指示,为积极寻找战机,空军领导机关做出了新颖大胆的决策:将固守北京的地空导弹营拉出去机动设伏。经批准,使用保卫要地的几个地空导弹营,在U-2飞机活动的航路上实行机动伏击。

  1962年6月2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挥戈南下,踏上了转战神州大地的艰难征程,拉开了导弹部队打“游击”的序幕。该营首先转到湖南长沙设伏,将近两个月未遇战机。于8月17日,该营从长沙转到南昌设伏。为出敌不意,该营打破教令的规定,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的地方,而是选在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树丛中,阵地面积减小了1/2。

  1962年9月9日,星期日。6时许,1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7时22分,飞越平潭岛,以2万米的高度进入大陆上空。8时24分,经九江左转,直飞南昌。8时32分,当它进入第二营火力范围时,岳振华抓住战机,沉着指挥,顷刻间3枚导弹腾空而起,当即将其击落,坠于南昌东南15公里罗家集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陈怀身中弹片,经抢救无效丧生。南昌之战震惊中外,当天,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高兴地说:“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入侵苏境,他们只提警告,不敢开火,我们硬是把它打掉了。9月15日,首都各界1万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击落U-2飞机的胜利。9月21日,、、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在中南海听取了岳振华关于击落U-2飞机的汇报。主席握住岳振华的手连声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该营荣立集体一等功。

  U-2高空侦察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落,当时成为世界舆论的热门话题。西方和港台舆论对大陆打下U-2感到震惊,同时他们都有个难解之谜,纷纷猜测。合众国际社记者盖尔11日从台北报道:军事情报专家们绞尽脑汁,企图弄清楚这架失踪的飞机究竟是由于机件发生故障呢?还是驾驶员叛变,或高射炮的兵力,抑或是从苏联借来的火箭袭击?这仍然是个“谜”。香港《新生晚报》干脆宣称中共击落U-2是吹牛:中共的公报显然带有吹嘘的性质,新华社强调这架U-2飞机被中共“空军部队”击落,事实上,即使苏联也无法用战斗机至60000英尺以上的高空拦截这种间谍飞机,更何况中共?台湾的一些专家则认为:是俄国人操纵的地空导弹击落的。合众国际社台北11日电:专门研究中国问题的郑学稼教授说,情报消息表明,俄国在撤退大部分军事顾问以后,今天在中国大陆仍然驻有许多战斗单位。除非这架高空侦察机的引擎发生故障而下降到常规高射炮射程以内,否则,它一定是被俄国人操纵的对空导弹击落的。巴黎《战斗报》13日报道:中国空军对“不速之客”的有效干涉,证明北京目前是拥有高度准确的最新式高空或地空火箭的。它的出现和使用虽不说全面改变了远东力量的平衡,但是改变了那里的战略条件。

  空军U-2飞机的窜扰活动虽然遭到打击,但它通过电子侦察,也摸到了地空导弹制导系统的工作频率,于是在U-2飞机上加装了电子预警系统,用以向飞行员发出地空导弹威胁的报警信号,使飞行员操纵飞机机动逃脱。1963年3月至9月,U-2飞机深入鼎新、兰州、西安等地侦察时,3次临近地空导弹营设伏地点,均因其使用预警系统,及时改变了飞行航向避开了火力范围。其中9月25日,1架U-2飞机侦察西安地区,导弹部队先后7次打开制导雷达天线飞机发现而改变航向规避,未获战果。因此,能否有效地对付U-2飞机的预警系统,已成为再次击落U-2飞机的关键。

  分析几次战斗失利的教训,发现U-2飞机通常是在地空导弹制导雷达开天线秒后才开始机动。这说明,U-2飞机上的预警系统,虽然可以接收到地空导弹导雷达的信号,但从接收到信号至开始实施机动一般要有20秒钟的时间,要击落它,就要在这20秒钟上做文章。针对这一情况,地空导弹部队采取两个办法:一是压缩开制导雷达天线的距离,即由规定的距目标75公里开天线公里开天线;二是快速完成射击操作动作,即将原来开天线个在开天线个动作力争在开天线后几秒钟完成,保证开天线后迅速抓住目标,立即发射导弹,使U-2飞机来不及机动逃脱。

  9月25日战斗以后,又经精心计算,将开天线公里以内。实行这两个办法,对指挥员的作战指挥和部队操纵兵器的技术动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此,各营进行了几个月的艰苦训练,逐步掌握了这种作战方法,这种近距离开制导雷达天线,快速进行战斗操作的作战方法,空军部队称之为“近快战法”。

  从1963年1月至9月,U-2飞机17次进入大陆的情况分析,其中有6次经过浙江、江西交界的衢州、江山、弋阳、上饶一带。据此,空军决定将地空导弹部队调至这一带机动作战。同时,副主席指示:“将4个营统一部署,组成大面积有机结合的火网。”于是,把3个地空导弹营从西安和北京机动到上述地区作战,由南京军区空军和第3训练基地组成集群指挥部,实施统一指挥。各营经过紧张行军,于10月29日先后进入阵地,构成从弋阳到衢州160公里的拦截正面。

  为了组织这次作战行动,空军副司令员成钧于10月29日随部队一起到达设伏地点。他在检查各营战斗准备时,发现有上述工作尚未就绪,即于11月1日主持召开各营营长、政委会议,进一步明确作战指导思想,督促落实“近快战法”。会议开始不久接到报告:台湾出动1架U-2飞机,7时43分从温州进入大陆,随后沿衢州以东地空导弹部队的外侧,向西北方向飞行。当时分析,这架U-2飞机很可能是到西北地区侦察的,回航时还可能经过设伏地区。为不暴露部署,成钧决定各营兵器作好伪装,抓紧准备,歼灭回航敌机。

  11时15分,该机从甘肃鼎新折返,果然由原航线分,各营的目标指示雷达在200公里距离发现目标,高度2.05万米,时速750公里,14时11分过九江后,飞向地空导弹第二营阵地。集群指挥员下达命令:“二营负责消灭敌机,其他各营作好伴动和射击准备,制导雷达开天线公里时,为了隐蔽雷达频率,该营先使用炮瞄雷达向制导雷达指示目标。距离60公里时,接通导弹发射架同步。但当敌机距阵地39公里,正要测定射击目标,制导雷达即将开天线时,炮瞄雷达突然丢失目标。在这紧急关头,营长岳振华当即命令改用目标指示雷达,指示目标和测定射击诸元。距离35公里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飞机被击中剧烈爆炸,残骸溅落于江西广丰县万罗山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擒。

  叶常棣曾两度获空军“克难英雄”称号,这是第三次驾驶U-2飞机进入大陆侦察,当记者问他被击落的情景时,他说:“当我飞到上饶附近时已经看到海岸,心想已完成任务,正准备出海降低高度下滑着陆,突然听到‘轰’的一声巨响,自己被甩出飞机,失去知觉,醒来后才拉降落伞,估计在空中飘了两三分钟,落到了地面……”

  这次战斗是地空导弹部队第二次击落U-2飞机。胜利的喜讯立即传到了北京,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彭真代表中共中央向作战部队表示祝贺,并致以慰问。元帅指示:这次作战,做到了战术和技术的密切结合,要好好总结经验。

  地空导弹第二营营长岳振华,原系高射炮兵团长,担任营长5年来,领导全营指战员苦练技术,钻研战术,作战指挥机智果断,勇于负责,连续击落空军高空侦察机3架,表现出良好的政治、军事素质和指挥艺术。1963年12月26日国防部授予岳振华“空军战斗英雄”的荣誉称号,1964年6月6日国防部授予第二营以“英雄营”的荣誉称号。

  1964年7月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在福建漳州地区设伏,又运用“近快战法”,击落了第三架U-2飞机。当天上午。台湾出动2架U-2飞机进入大陆,分别在上海、广州侦察后向漳州飞来,一度出海又重新入陆。当2架U-2架接近漳州100多里时,另1架RF-101飞机又从低空进入汕头侦察。当时二营只有4个发射架、4发导弹,仅能对付其中的1架敌机。岳振华(此时已任副师长)沉着指挥,果断地决定打从南面进入的1架U-2飞机。在距离目标32.5公里时,指挥部队突然打开制导雷达天线秒钟内完成导弹发射前的操纵动作,接连发射导弹3发,这架U-2飞机猝不及防,中弹坠毁于漳州东南7公里的红板村。驾驶这架飞机的是空军号称“头号王牌”的少校飞行员李南屏,他曾12次驾U-2飞机侦察大陆而安然逃脱,这次出来终于随机毙命。

  地空导弹第二营四战四捷,战功卓著。主席在空军战斗报告上批示:“很好,向同志们致祝贺!”他对周恩来总理说:“这个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7月23日,、周恩来、朱德、彭真、等领导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亲切接见了二营全体指战员。

  由于连续遭到打击,空军在U-2飞机上又加装了回答式干扰系统,同时还加装了红外线照相设备,开始夜间出动,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在西部地区爆炸成功以后,台湾当局急于获取情报,两个月内出动U-2飞机11架次进大陆侦察,其中侦察兰州、包头地区6架次,1964年11月26日清晨2时37分,1架U-2飞机从福建连江进入大陆,5时10分经过第二营在兰州设伏的火力范围,该营战斗准备、兵器操作和各项保障工作良好,但由于U-2飞机施放欺骗回答式干扰,发射的3发导弹,没有命中目标。罗瑞卿总参谋长指示:“要鼓气,不要泄气,不要气馁。认真找出没有打好的原因,接受教训。”空军副司令员成钧当日赶到现场,同参加机动设伏的各营领导干部一起认真总结经验教训。经过研究,决定在制导雷达上架装新研制的反干扰设备,以对付U-2飞机上的回答干扰波形,找出了回答式干扰信号的特点,而且研究出在干扰情况下选择真实目标信号的措施。同时针对夜间作战的特点,组织夜间战斗合练,熟练地掌握了夜间操纵兵器的技术和反干扰作战方法。

  1965年1月10日,空军出动1架U-2飞机,于19时56分由山东海阳入陆,高度2万米,时速750公里,经黄骅、大同,飞向包头。隐蔽设伏在包头市东南萨拉齐的地空导弹第一营在营长汪林的指挥下,正确使用“近快战法”,连发3发导弹,使U-2飞机上的预警装置和干扰系统未来得及使用,即被击落。该机驾驶员空军少校飞行员张立义跳伞被俘。这是空军地空导弹部队第一次夜间击落飞机。该营荣获国防部记一等功的奖励。

  1965年中国自制地空导弹兵器已装备部队。随着部队的增多,不仅重要保卫目标有地空导弹部队设防,机动设伏的部队也相应增加。1967年9月8日上午,空军出动的1架U-2飞机,进入浙江嘉兴地区侦察,飞行高度2万米。设伏在该地的地空导弹第十四营,首次使用国产红旗2号地空导弹兵器,有效地反掉了干扰,又击落U-2飞机1架。

  从1959年9月至1967年9月,空军的RB-57D、U-2高空侦察机共进入大陆侦察129架次,被击落6架。其中U-2飞机进入大陆110架次,被击落5架,生俘飞行员2名。从1968年起,空军被迫停止派遣U-2高空侦察机进入大陆纵深活动。

  展开全部中国是怎么打下U2全过程:1962年6月27日,地空导弹第二营挥戈南下,踏上了转战神州大地的艰难征程,拉开了导弹部队打“游击”的序幕。该营首先转到湖南长沙设伏,将近两个月未遇战机。于8月17日,该营从长沙转到南昌设伏。为出敌不意,该营打破教令的规定,没有将阵地选在平坦的地方,而是选在两个丘陵之间的一片松树丛中,阵地面积减小了1/2。9月9日,星期日。6时许,1架U-2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7时22分,飞越平潭岛,以2万米的高度进入大陆上空。8时24分,经九江左转,直飞南昌。8时32分,当它进入第二营火力范围时,岳振华抓住战机,沉着指挥,顷刻间3枚导弹腾空而起,当即将其击落,坠于南昌东南15公里罗家集附近,空军少校飞行员陈怀身中弹片,经抢救无效丧生。南昌之战震惊中外,当天,周恩来总理闻讯后,高兴地说:“很好,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国U-2飞机前几天入侵苏境,他们只提警告,不敢开火,我们硬是把它打掉了。9月15日,首都各界1万多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击落U-2飞机的胜利。9月21日,、、周恩来、朱德、等领导人,在中南海听取了岳振华关于击落U-2飞机的汇报。主席握住岳振华的手连声说:岳振华同志,打得好,打得好哇!该营荣立集体一等功。

  U-2高空侦察机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击落,当时成为世界舆论的热门线是洛克希德公司秘密部门“臭鼬工厂”应美国政府要求为特定目的制造的侦察机,U-2是由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开发单发动机涡喷式高空侦察机。绰号是“黑寡妇”,属于高空间谍侦察机。洛克希德U-2,外号蛟龙夫人(Dragon Lady),是美国空军一种单座单发动机的高空侦察机。能不分昼夜于70,000英尺(21,336米)高空执行全天候侦察任务。在和平时期、危机、小规模冲突和战争中为决策者提供重要情报。此机亦用于电子感应器研发、确认卫星资料和校准。U-2于1955年8月秘密完成首飞。1956年开始装备美空军。美国空军和CIA用来侦察敌后方战略目标,如今仍可作为战术侦察机。几十年来曾征战全球,侦察过苏联、古巴、朝鲜、中国、越南等国家,但是也有15架在敌国的领空被击落。该机飞行高度为27000m,装载了侦察用特殊照相机,起初用于侦察苏联等社会主义阵营的弹道导弹配置状况。飞机原型是F-104,为了使其拥有超出常规的高度而拥有巨大机翼。但后来由于战斗机和地对空导弹的技术进步,使高空侦察具有很大危险。1960年5月,在苏联斯维尔德洛夫市上空首次击落1架U-2,致使美国空军于1970停止了对苏联的使用。这个时候因为电子/光学传感器的进步,使侦察卫星可以从静止卫星轨道直接收集情报,实质上侦察机的作用已经弱化。U-2在20世纪50、60年代进行了大量飞行。